营员眼中的科学营

本文发布于 2014-9-3来源:阅读(11949)推荐(3)评论(1)

收藏 保存 打印 复制

“开始的开始,我们并不认识,最后的最后,永远铭记彼此”。

七月十九日,那一抹晨曦唤醒我们奔向北科大的怀抱。一路上我们都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,每到一个站点,都要拿起手机查一下此地距离北京的距离,偶尔在站台边见到疾驰的动车,都会跺地而急,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赶到。

“亲爱的旅客朋友们,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北京南站到了……”伴随着列车员温馨的提示语。我们下车,踏上了北京的土地。呼吸到北京的第一味空气时,没有传闻中的可怕。很快,北科大的芳香传了。出站时,辅导员和学长学姐们高举“北京科技大学”的牌子,我感到说不出的温馨,我在心里默念“今夜我是北科人”。

如果我们在北科大的日子好比一部电影,那北科大就可以称之为好莱坞,是可以制作出最完美的电影的美妙地方。

身穿营服的我们坐在报告厅中,凤懋润教授让我们见识到一座座征服世纪天堑的大桥的英姿,同时也领悟到了茅以升先生忍痛炸桥的心境;胡正寰院士为我们讲述了先进的扎制技术,也让我们清醒,作为一名中国年轻人,要懂得为祖国奉献,要把功课落实打好基础,养成良好的习惯,做到为祖国健康工作三十年的目标,也让我们去深思,明白人是要处于一个团队中,只有具有团队意识的人,才能有大贡献;唐晓龙教授又以其攻读博士的经历让我们明白,搞科研不能闷声自己做,要懂得去创新区采用其他新颖的做法。

在报告厅中的学习中,得到了理论和精神上的支撑和引导,又有在教职工礼堂,学校的前沿技术的实践补充。

多米若骨牌推开了科技的大门,飞行器在上空盘旋,智能车在地上疾驰,电脑鼠的灵活,微型的地下矿区通气示意装置,青虾素的培育,材料系的学长不断广识人才,求人与他学“做菜”。那一刻,犹如在科技的殿堂中,没有时间的标尺,尽情的与牛顿吃着苹果,和爱因斯坦聊着宇宙万象,乐哉!乐哉!

走在学校的实验室,望着前沿的高端设备,听着科研人员在详细解释着这些器材。当然,就我而言,对物理实验室是久久不能忘怀,当万伏的电通上身体时,一个个白发魔女纷纷出场,声波与静电一个高声歌唱,一个放出火花,交织成现在音乐剧,美兮!美兮!

白天走过首钢、鸟巢、水立方、中国科技馆,赞叹国家的美好与辉煌,夜里与各地的小伙伴们,围成圈,彼此相互熟识,听北方人的卷着舌头说话,港澳同胞一字一顿编织成句,当然,我们闽南人是铺平舌头说话,彼此交流,相互猜测对方的句意,良多趣味。在宿舍,湖南的小伙伴们的满腔热情,我们也不会忘了,我们都是咱们的辅导员翔哥罩的,也有翔哥七十个俯卧撑的钢铁男人。

有聚也有散,中国古话没有不散的宴席,闭营晚会上每个班精彩的表演,《光辉岁月》把晚会逐渐推向高潮,最后《北科大的日子》把晚会推向尾声。正如那一句“开始的开始,我们并不认识,最后的最后,永远铭记彼此。”

27号,厦门机场,艳阳在北方,伴随北科大。

上一篇:营员眼中的科学营

下一篇:

我要评论

  • Amy2015-05-19

    很好

    (8)